育儿

开心麻花2017年赚了39亿元猜猜沈腾马

2019-03-08 21:40: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7年,凭借《羞羞的铁拳》超22亿票房的表现,开心麻花()实现营收8.2亿元,同比增长181.60%;净利润3.9亿元,同比大增422.64%。

2017年年报中,开心麻花首次披露了供应商的名称,这也让开心麻花“头牌”沈腾等人的收入浮出水面。去年,沈腾通过开心麻花赚走6076万元,艾伦赚走2442万元,马丽1905万元,常远赚走1254万元。

然而业绩大涨的开心麻花却在4月初撤回了IPO申请。公告显示,放弃IPO是由于公司计划对股权结构进行调整。

一般来说,制约影视公司上市的障碍就是项目的不稳定,一部好片能够带来收入暴涨,一部烂片也可能拖垮公司,春秋鸿()就是典型的例子,被《王的女人》拖垮,至今还戴着ST的帽子。不过,ST春秋过得如此狼狈,也没看到拖欠哪位明星工资,还是当明星稳妥……

今年,开心麻花将推出自己的第四部电影《李茶的姑妈》,并联合出品沈腾主演的《西虹市首富》,明显发力电影端,既然还在持续投入,那么开心麻花的财务表现到底怎样呢?

一、应收帐款激增,现金流短期承压

2017年,开心麻花实现8.2亿营收、3.9亿净利润,近半是由《羞羞的铁拳》贡献的。不得不说,三年出两部票房也实属不易。

而这靓丽的成绩难掩开心麻花发展过程中遭遇的烦恼。营收、净利大幅增长的背后是应收账款的激增,也就是说钱还没全部收回来,导致现金流短暂吃紧。2017年也是开心麻花挂牌以来,首次现金流为负。

首先来看应收账款。2016年,开心麻花应收账款只有3795万元,到了2017年末,已增长到4.55亿元,激增超10倍。公司表示,这主要是由于《羞羞的铁拳》的票房分账收益和络版权授权收益相关款项尚未收回所致。

可以看到,的欠款方是猫眼。2017年开心麻花大客户就是猫眼,销售额达3.38亿,占总销售额的41%,其中的3.2亿尚未收回。

第二名霍尔果斯捷成华视聚文化传媒公司,是开心麻花的第三大客户,销售额1.05亿,不过9500万尚未收回。

不仅如此,其他应收款增长26倍,从496万元增至1.35亿元,欠款方依然是猫眼,代收《羞羞的铁拳》1.3亿的电影分成。

也正因为还没拿到《羞羞的铁拳》的票房分账和络版权授权的钱,而相关的摄制、宣发成本都已支付,所以2017年开心麻花现金流由正向1.49亿变成负向4572万,现金流短期内趋紧。

“电影都有结算的周期,基本上跟院线结算要差不多三到六个月的时间,这样的一个结算周期是比较正常的。”某市场人士告诉读懂君。

年报显示,相关账龄都不超过6个月。不出意外,今年中报应该都能收回来。

与此同时,开心麻花也欠着别人的钱。2017年公司负债激增,从2016年的6541万增至3.2亿。

其中主要的是其他应付款。2017年其他应付款达到1.38亿元,2016年末仅有629万元,也是因为《羞羞的铁拳》已上映但是未到结算期,尚未结算的其他投资方的票房分成款,造成增幅较大。

二、供应商是沈腾工作室

不过,再苦不能苦明星呀。

开心麻花旗下有上百名艺人。以《羞羞的铁拳》为例,共有沈腾、马丽、艾伦、宋阳、常远等多名旗下艺人参演,他们到底拿了多少片酬,不得而知。不过,开心麻花年报中的供应商信息却透露出些信息。

2017年开心麻花前四大供应商全部为影视工作室。你也知道的,因为避税等种种原因,艺人喜欢开设工作室。工作室背后全部是开心麻花的主力:

大供应商上海兜宝影视文化工作室,是沈腾独资的企业;

第二大供应商上海石礁影视文化工作室,是艾伦独资的企业;

第三大供应商上海花松影视文化工作室,是马丽独资的企业;

第四大供应商上海木喆影视文化工作室,是常远独资的企业。

前四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6076.6万、2442.33万、1905.89万、1254.95万。也就是说,沈腾通过开心麻花的收入去年大概在6076万元左右。不愧是台柱子、搞笑担当。

虽然现金流短期吃紧,不过该给的钱还是要给的,负债中不仅没有演员的片酬,电影的预付款也都花出去了。

可以看到的是,2017年开心麻花预付款项激增3倍,从2826万元增长到1.19亿元。其中3000万元预付给了包贝尔工作室,637万是预付给马丽工作室。难道下一部大作,包贝尔要出场?

我们可以确定的是,预付款项的那4000万是投给了沈腾主演的《西虹市首富》。2017年12月开心麻花与西虹影视签订电影《西虹市首富》投资协议,预付影视制作款4000万。

《西虹市首富》定档今年暑期档,这也是自《夏洛特烦恼》大获成功后,其导演兼编剧的闫非和彭大魔的又一力作,讲述的是“花钱特烦恼”。

三、未来还会有什么资本运作?

开心麻花于2015年12月29日挂牌新三板,2015年上映的《夏洛特烦恼》票房达14.4亿,使开心麻花一炮而红。2016年3月随即以106元/股的价格募资3亿,投后估值飙到50.21亿。

开心麻花近三年出品的电影及业绩情况

影视公司一直有“类项目”特征,从过去几年的表现来看,制作出《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爆款电影的开心麻花也不例外。

这也正是其未来的隐患。

其一,电影的商业模式偏项目制,这意味着开心麻花必须不断生产优质电影,否则业绩成长将遭遇挑战,

开心麻花2017年赚了39亿元猜猜沈腾马

比如2016年的《驴得水》;

其二,话剧IP资源可以保障短期的业绩,但开心麻花的资源毕竟是有限的,且需要孵化时间。2017年末,舞台剧《寐》已停止创作,开心麻花因此计提350万的存货跌价准备。

2017年,开心麻花开始发展经纪业务,创收近亿元,同时,它的起家业务舞台剧演出及衍生收入达3.2亿,同比增长21.58%。加上22亿票房的神助攻,一年便实现了3个“小目标”。但4月2日,开心麻花撤回了IPO的申请。

开心麻花表示放弃IPO是计划对股权结构进行调整。不过,有市场人士表示实则是因为内部控制这类规范性问题被证监会“劝退”。

开心麻花2017年报股权结构

的确,目前的监管政策和环境,并不利于影视公司在A股上市,新丽传媒、和力辰光等公司也都中止了IPO。前不久,新丽传媒将28%的股权作价33.17亿元卖给了腾讯。市场上不乏“开心麻花也要卖身BAT”这样的猜测之声。

截至目前,开心麻花尚未披露下一步资本动作。

“开心麻花这几年电影转型不错,业绩也开始释放。但要持续发力离不开资本的加持。目前中止IPO,我相信不久它还会有新的动作。”某市场人士这样评价。

此前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开心麻花原本计划募资7亿,除1.5亿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用于投资6部戏剧和6部电影。电影全部为喜剧,每部投资额在5000万至1亿不等,其中4部是由开心麻花经典话剧改编的电影:《李茶的姑妈》《乌龙山伯爵》《牢友记》《浪漫法餐》。

2017年,开心麻花除了推出自己的第三部电影《羞羞的铁拳》,还参与了《妖妖铃》《绝世高手》等电影制作。2018年的《西虹市首富》定档7月27日,开心麻花的第四部电影《李茶的姑妈》也已定档9月30日。

开心麻花发力影视的信号十分明显。开心麻花手里拿着二十多部比较成熟的剧本,可以肯定的是,在电影端发力的开心麻花要想再上一个台阶,但是它离不开资本的力量。

就像当初冲击IPO时开心麻花的表述:借助国内资本市场,抓住机遇,进行新一轮跨越式发展。否则,动辄千万上亿的电影投资款,将给在电影端发力的开心麻花带来十分大的现金流压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