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戏子无情之魂归

2019-04-08 12:11: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故事大全发布恐怖小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集,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快来看戏子无情之魂归

上海租借里,五彩缤纷的霓虹灯下照出行驶在公路上的一辆辆黑色吉普车。

为首车里有一个穿着浅蓝色的旗袍的女人正依偎在衣着黑色西装的宋老九身上。

一提到宋老九可是上海租借里的出了名的黑老大为人无恶不做,视人命为草芥,不过警察局幅局长好像跟他沾亲带故给他压下了不少的事儿,也因为这一层关系他总是通过暗渠背地里干一些走私毒品,药物的勾当。总而言之就不是什么好人。

车在百乐门停了,他带着这个女人刚下了车。一声声婉转的声音就飘进耳朵里,竟然有些听的醉了。朝着站在另一边管家挥了挥手命令道:“帮我查查这百乐门里来了什么名角儿?”

管家一听,扶了扶墨色的眼镜也未走动就向宋老九解释道:“这是从苏州来的孟先生孟安。前几日才来上海因为这戏唱的不一般容貌生的更是无可挑剔已经在上海滩小有名气,慕名而来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哦?那就进去看看”宋老九指着前面的路,朝前走着。

他上了二楼,找了个正好能一观全局的地方坐下。。

此时一个穿着戏服女子模样的人在台上唱一首《北方有佳人》声音之中夹杂文字之中的情愫,一字一句唱的在场所有人时笑时哭。而且他的举手投足的之间,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

曲终人散,宋老九抿了口放在桌上的红酒,细细品味。居然像个文人一样沉思良久,刚要冒出几个感叹句瞬间话锋一转跟下人说道:“去这孟先生给我请来。”

一听这话他身旁女人,好像比他还激动。拿着包包说是要去一趟洗手间再整理一下妆容,刚刚起身,拿着红酒,穿着白色裹胸裙的苏果被匆匆路过的行人一撞,整杯的红酒就恰巧洒在女人的身上。她气急败坏一嘴巴子想给苏果扇过去,却叫宋老九中途喊停。

他从手里拿出一张支票给女人,不懈的说道:“这钱给你买身干净一衣服,剩下的就当我给你的分手费。我可不想和你这种脾气差的女人在一起。”

女人拿着钱恶狠狠的盯着苏果,生气的走了。

宋老九这辈子不缺的除了钱就是女人。钱分多少,这女人也分优劣。眼前的姑娘五官端正不说,这脸就跟白玉做的样子,让人看到了就想去摸。比起来其他的女人的她跟本就是人间。

一下子色心顿起,正拿起酒想要去搭讪。不巧,刚派出去的人已经请来的孟先生。此时的孟先生浅绿色长袍加身,不像是唱戏的倒看起来有几分教书先生的气质。

不过他的身子看上去有点孱弱,脸色更是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脸上虽然有笑也多了些牵强。

宋老九见孟先生都病成一模样的了,原本一想请他来唱几曲的现在就只能作罢。但又心有不甘,他看着苏果看孟先生的模样,若能留他小坐片刻,说不定还可以意外的收获一个美人。

于是转了心意,对他说到:“听说先生戏唱的好修边机
,可这次么来的不巧只听的一些尾声,前面的内容还望先生续上?”

语罢,给下面的人使了个眼色,将一个大皮箱的大洋摆在他的面前纤维素酶批发

孟先生轻笑道:“孟某今日身体不适可否改日?”

宋老九一拍桌子,掏出枪对着孟先生:“你他妈不要给脸不要脸啊,孟安你要知道我是谁?”

“宋先生,你没听到孟先生说他身体不适。”语罢苏果拉着孟安的手又言:“我们现在得走了,如果宋先生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去找我哥哥苏成明。”

话音未落,苏果和孟安已经走远了。苏成明是警察局新上任的局长,把他得罪了想来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宋老九就当自己倒霉了。

孟安的手跟一块冰一样凉,等走出百乐门苏果非常抱歉的放开了他,并关心的说道:“孟先生,你需不需要去看看医生珍珠鸡批发
?”

孟安笑了笑,无力的说道:“不用了,一到晚上十点我总是这样劳烦小姐费心。我孟某还得感谢小姐帮我解围。”

苏果一惊,暗自称赞眼前这个孟先生就算平日里说话竟都那么好听。一时间停顿了几秒说道:“没事啦”

“那我们就此别过?”孟安问到。

“嗯嗯”苏果点了点头,刚朝着和他相反的路走的时候忽然转过头问到:“孟先生我们可是在哪里见过?”

孟安没有转身只是冷冷道一声:“不曾。

等孟安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他好像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疼痛的不言而喻,慢慢开始在扒在地上抽搐。

这时从黑暗里飘来一团泛着蓝光的磷火围在孟安的身旁说道:“先生快随我回去,你在人间呆不久的。”

他痛的快失去意识却依然断断续续的喊着一个女子的名字,她叫苏卿蓉。

孟安仿佛还记得他死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闷热的夏季夜晚,还是这么狼狈的躺在地上,胸口鲜血流淌不止。意识模糊时候依旧心心念着卿蓉。

虽然他现在已经死去,他也要找到她。

孟安醒来是在第二天夜里,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一个姑娘正端着洗脸水进来。她穿着粗布麻衣,脸上有一块非常的大的疤,看上去好像是被开水烫伤的。

见孟安醒来,她埋低了头,有点开心的说道:“孟先生醒了,我去跟老板说一声。”

她的声音十分沙哑,细心的孟安看到了她喉咙部位有被灼伤的痕迹。

他不由自主的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阿丑,我是百乐门里新来的杂役。昨夜恰好在街边看到先生昏倒在街上。又不知道先生住在何处,所以就自作主张的将你带回来了。”语罢她将乘着洗脸水的盆子放在木架之上。

“孟某,谢过姑娘”

孟安刚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手脚皆没有了力气。阿丑连忙过来扶着他说道:“先生的病来的不简单得好生养着,我这就去跟老板请假。”

那句不必,都还没有说出口,阿丑跑的飞快已经看不到人影儿了。

戏子无情之魂归,吓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分享到: